时尚新闻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一个集训队可以带来多少归属感-中新网
发布日期:2020-09-16 04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令人感动的是,几乎所有人都自告奋勇申请渡河。与以前大不一样的变化,让郭智龙倍感欣慰。

  集训队的价值摆在那里,为什么会出现作风散漫的现象呢?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集训队的带队干部们。

  关键要让队员找到归属感

  不仅是集训队队员,集训队教员也有困扰。

  “我们也开展过一些篮球赛、茶话会等娱乐活动,竭尽全力营造连队的氛围。”面对困惑,集训队队长郭智龙也进行过一些尝试,但收效甚微。

  队员与队员之间、教员与队员之间私下的沟通交流很少,休息时间大部分人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活动,往往是来自同一个连队的队员交流最频繁。

  “临时家庭”同样也能凝聚团结、催生战斗力。在一次长途拉练中,一条河流挡住了队员的去路。此时,需要2名队员率先涉水过河,协同在河对岸架设好绳索。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,剩下还有60公里的路途要走,率先涉水过河无疑会使人的体力产生巨大的消耗。

  更有甚者,有的队员在集训过程中思想发生了滑坡。

  整改效果立竿见影。在一次长途拉练中,队员舒宇龙有些脱水,身边的徐海根二话不说帮忙接过舒宇龙身上所有装具,徒步行军一天一夜。拉练一结束,徐海根就收到连队主官打来的表扬电话。这让徐海根倍受鼓舞,干劲更足了。

  “在连队,小胡遵规守纪是出了名的,怎么去集训就变了呢?”指导员对此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会后,他们认真梳理了集训队出现的各类问题,全方位了解队员对于集训队的看法和建议,通过一系列整改举措,力图让每名队员都能在集训队找到认同感、归属感。

  立夏时节,闽南的气温高达38℃,官兵们穿梭在硝烟扑面、尘土飞扬的演训场上,训练热情高涨。

  在集训队,有的刻苦努力被忽视,有的互帮互助被认为“不值得”。

  这件事让李硕不得不对集训队有了一个新的定位:集训队不是连队,排名才是第一位。

  而郭智龙觉得,首先我们自己不能有“临时”观念,教育和管理必须双管齐下,从管理模式上找出路。同时,还要与队员所在连队建立起沟通渠道,这样既方便集训队对队员性格特长有所了解,又能将队员的日常表现第一时间反馈回连队。

  来到集训队检查指导的该旅领导深有感触地说:“‘临时家庭’有了归属感才更像家,才能形成凝聚力、战斗力。”

  ??召开了一场以“我为什么要参加‘猎人’集训”为主题的讨论交流会,增进集训队内部的沟通交流。

  在与指导员交流中,小胡袒露心声:“集训队训练强度大,每项训练内容又都要评比,压力自然也少不了。然而,集训队的日常表现却和评先评优、立功受奖基本不挂钩,最终还要靠连队党支部评议。既然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,也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。”

  ??建立奖励表彰机制,定期对队员进行民主测评,每月评出“训练之星”“进步之星”“党员之星”“团结之星”,除了张贴红榜外,还通过奖状、电话等方式通报回队员所在连队。

  在基层部队,各种集训、短期培训不少。这些集训往往会从各单位抽选部分骨干组训、参训,长则大半年,短则一两个月。

  有了归属感,就有了“向心力”

  没有奖状,没有表彰,回到连队的卢超没有得到任何的鼓励和表扬。相反,还有人冷嘲热讽:“占了名额去集训还拿不到成绩,是不是在集训队偷懒了?”

  3个月集训,卢超拿出了十二分的精力用在训练上。尽管相当刻苦,但在最终考核时,因为一个小小失误,卢超的综合排名没能挤进前十,也因此和“优秀狙击手”失之交臂。

  考核结束后,李硕不但没有受到表扬,反倒被班长批评了一通:“来到这里,每个单位相互之间都在较劲,你这个时候帮助别人,却拉低了自己的成绩,不值得。”

  下士李硕在参加预提指挥士官集训时,集训队组织了一次10公里武装越野考核。李硕发现一名兄弟单位的队员因为岔气远远地落在了队伍的后边。出于对战友关心,李硕替那名队员分担了身上的装备。

  让郭智龙吃惊的变化还有不少。刚入队时常常嘟囔着“吃不消”的张峻豪,现在每次训练都站在第一个;一向孤高冷傲的张晗变得平易近人起来,时常还会主动帮助体能较弱的战友;就连平时自由散漫的汪超凡,为了不拖小队成绩的后腿,也会常常在休息时间自主加训……

  如何让集训队与连队有同等的归属感?会议上,有人说,要在“严”字上下功夫,让队员们对集训队心存敬畏,以此来提高集训队管理者的威信。也有人说,队员们需要一场精神的洗礼,让他们明确自己为什么要参加集训,只有确认好自己的初心和方向,前路才不会迷茫。

  ??为每名教员划分帮带小组,同时将小组成绩列入教员考评细则。让教员充当好“临时家长”的角色,让他们真正担起责、尽足力。

  归属感同样也来源于集训队的不离不弃。李文杰乘车射击课目几次考核下来成绩不尽人意,随时都有被淘汰的风险。几名教员始终没有放弃他,轮番上阵为他“开小灶”,制订专属训练计划。经过一段时间强化训练,李文杰这一课目的成绩有了大幅度提高,这让他的自信心增强了不少。

  卢超心寒,对集训队的看法也发生了180度大转弯:只要没被表彰,第十一名和最后一名的效果是一样的,再拼也没人看到你的努力。

  为何一去集训队就变了

  ??开展针对性教育,培养教员和队员身份上的归属感,让每个人既充分感受到集训队带给自己的光荣和自豪,更深刻意识到自己对集训队的责任和担当。

  前不久,某连战士小胡被上级单位通报批评的消息在连队引发热议。

  认真观察思考后,郭智龙发现,和基层连队相比,集训队明显缺少了一样东西??向心力。

  小胡是某连队的骨干,业务能力强,军事素质好。今年上半年,上级组织驾驶集训,小胡报名参加。到了集训队不久,他就因为违规使用手机,被上级检查通报。

  下士卢超第一次参加集训,是去年旅里组织的狙击手集训。“当时连队只有2个名额,我的射击成绩较好,连长优先考虑了我。”卢超说,刚到集训队时,他充满了激情和干劲,训练站前排,考核争第一,“比在连队还拼”。

  倾听队员呼声,号准问题脉搏,找到破解之策。集训队打出一整套“组合拳”:

  集训队终于恢复了应有的活力,每名队员都把集训队当成了自己的家,越训越有劲。

  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了著名的需要层次理论:“归属需要是人的基本需要,是主导人们精神生活的优势需要。”一次偶然的机会,郭智龙在书上读到的这句话,让他恍然大悟??关键要让队员找到归属感。

  ??在集训队党员中成立“党员攻关小组”,对险难课目集智攻关,由党员带头做好表率,发挥模范带头作用。

  “‘软’的不行,我们也试过‘硬’的。”集训队参谋蒯威介绍说,为了激发队员们的训练热情,他不仅带头训、跟着训,还时常在训练场上开展一些比武竞赛,激发队员“有红旗就扛、见第一就争”的战斗精神。但效果是暂时的,活动过后大家就恢复了原样。

  “管松了,辜负组织对自己的信任;管严了,担心得罪人。毕竟集训结束后大家都要各自回到连队,万一以后被‘穿小鞋’怎么办?在集训队,很难像在连队时一样放手管理。”詹永河说。

  实践来看,集训队是一个锻炼自我、提升自我的平台,它可以帮助官兵开阔眼界、提升技能,学到许多连队学不到的东西。

  就此问题,集训队临时党支部专门召开支委会。对于郭智龙的分析,大家深表认同,部分队员在原单位积极肯干,进入集训队后就“不求过得硬、只要毕业证”。在部分队员眼中,集训队给大家的归属感远远不及连队,不少人只是把它当作一个“临时机构”,自己只是这个“临时机构”的一个过客。

  特约通讯员 廖晓彬 特约记者 赵 欣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  今年年初,旅队组织军官集训,小队长詹永河被任命为集训队教员。刚到集训队,他就有些为难:队员全都是干部,其中还有自己连队的主官,该如何管理?

Power by DedeCms